来自 时尚 2016-12-22 15:19 的文章

关雎尔锻炼回来,见邱莹莹对她冷冷的,

她便缄口不言。本想要不要道个歉,再想她没错,不必道歉,而且昨天已经挨了那么多唠叨埋怨,她心里也冤。于是,2202的气氛冻结到了冰点。
  反而是邱莹莹走出门才不久就快乐了。白主管在原地等她,不仅是等她,而且还送上一盒八只甜甜圈给邱莹莹当早餐,以及一个深情的承诺,以后再不做什么给个惊喜之类的事,以后事事早请示晚汇报,免得彼此之间有误会。邱莹莹纵使再有疑问,此时也烟消云散。
  在照常拥挤的地铁车厢里,邱莹莹照旧是被四面八方的人紧紧挤在白主管怀里。白主管适时低头跟邱莹莹道:“我们是亲密无间的,永远。”
  “是的,是的,是的!”邱莹莹整颗心都化了,她在心里大声地答应,早上所有的不快全都抛到脑后,也在心里加固对白主管的爱和信任。
  
  安迪早饭时候查电脑,终于看到奇点有回复,但是回复时间是凌晨2:36。夜生活够丰富多彩的。奇点指出一家饭店菜做得不错,他会去订位,进去饭店只要问魏先生订位即可,反对AA,他请客。从这一刻起,安迪开始忐忑地期待中午12:00的午餐。
  谭宗明早上与安迪开了一上午的会,研究工作细节。中午,谭宗明本以为顺理成章一起吃中饭,安迪却另有约会。谭宗明奇怪了,安迪的华人朋友不多,甚至可以说少而又少,而在国内的朋友更少,他也没客气,直接就问:“什么朋友,怎么没听说你在国内有朋友。”
  “网友。”安迪说出来已经甚觉不好意思,因此又补充道:“为了不让中文退化,只好上国内网站练笔。”
  谭宗明忍俊不禁,“网友?呵呵,网友。要不要给你做保镖,听说见网友很危险。”
  “所以选择中午,公共场合,吃顿饭,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我没留手机号。”
  谭宗明依旧猛笑,觉得安迪这么严谨的人见网友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对了,车子别开去,也容易被盯上。”
  “早考虑到了。”安迪虽然这么说,也是这么做,可她心里对奇点有种莫名的信赖。她觉得这种信赖不理智,没有逻辑依据,因此选择忽略。她去饭店的时候,考虑之下没有带包,只带手机和信用卡,以及几百块零钱。在饭店一说“魏先生订座”,领座的立刻说魏先生刚到。她跟领座的小姐进去,她终于见到了奇点。
  而奇点也是感觉到动静,抬头看到安迪。两个人面对,都颇为惊愕。安迪在坐下之前,决定先问清楚,“奇点?”
  奇点起身,不高,瘦,近乎光头!戴眼镜,看上去颇为苍老,似乎有四十来岁。“是我。你是安迪?终于见到你,请坐。”
  安迪心里有点儿失望,这个形象与她想象中的很有不同。唯一相同的大约是一副眼镜。不过她还是对面而坐。而奇点已经接着微笑道:“我看来没猜错。你回国前我一直以为你跟我相同性别,等你回国看了你在吃饭问题上的态度,我已经推翻之前的想法了。喜欢吃什么,今天说好我请客。”
  安迪直截了当地道:“可你看到我还是一脸吃惊。”

  • 上一篇:李栋旭能彻底回春吗
  • 下一篇:“孟敖不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