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资讯 2016-12-01 14:11 的文章

邓涵之老师说胡适——现在的年轻人太矫情

前些天听了下邓涵之老师的胡适,然而我却听不懂,他说现在的年轻人太矫情,发表个心情总是不直接,却扯东扯西的,矫情,唉,这个我倒特别同意。我喜欢有独到见解的人,大幸。如果我可以,我绝逼要做那只特立独行的猪,自由,叼,下辈子回去上个世纪做只猪吧,完美。今天晚上听了一半李欧樊先生的讲话,异类,特立独行的人,我觉得有点疯的人,不过我喜欢,我觉得我喜欢男的了。独特的人,内心再强大,也不可能装下整个世界,你也许可以扛下所有的困难压力,但却造就不了快乐。一花一世界,一天堂,未必,搞不好尘埃不惹你,你倒去惹尘埃。思想自由,人格独立,难。谁是羁绊,别人?是借口,你想干嘛谁会管你,没人,管你又如何,你不开心就去逆天,那只猪就是逆天的,所以它是我偶像。
 
我该去流浪,背着行囊收集每一粒沙子里的光。所有的悲伤都该可以在一首歌的音符里跳动,沉闷的疲惫不堪,当你的心里只在乎悲伤的时候,世界都是灰色的。有过的所有小骄傲都在一瞬间销声匿迹,我不愿想起逝去的过往,如死灰的眼睛,放不下明天的希望。阿狸,用你美丽火红的大尾巴扫去我天灰色的期待可好,帮我拖出一条长满向日葵的路吧,我还想走,我还要走,我不能少了阳光,不要管在落叶里泛黄的傍晚,依旧要在冬天有个美好的心情,我想她该会蔓延到春天。穿膛的风,打在脸上,不好玩,不过,还是要乐观,享受另一种快乐,享受颤抖的快乐。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外交部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