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资讯 2016-12-22 15:19 的文章

这个……说出来你可能会生气

理工科的女生一般人称恐龙,这是玩笑,别当真。我虽然猜对性别,可没猜对其他。”
  “我这方面也猜错,我以为你跟我差不多年纪,混科幻的不会……”安迪耸耸肩,打住。“我对中餐不熟悉,请你点菜好吗?中午我有一个半小时,稍微迟到点儿无妨。”
  “你很直接。有喜欢的口味吗?”
  “荤的,大荤最好,没忌口。”
  奇点更笑,笑得眼尾好多皱纹。安迪看着点菜的奇点,心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混网络的怪叔叔?眼前这样的奇点将她心中攒了那么多日子的好感抹去不少。
  奇点很快点好菜,才道:“我上网主要看新闻,混的社区只有两个,另一个是桥牌。你会桥牌吗?”
  “会一点。”
  “你桥牌应该打得不错,除非是你不愿动脑筋。我应该不会比你老太多,不过这两年市场不好做,人很操心,你看,头发白得只好剃光头。我做外贸,你呢?”
  奇点说话不紧不慢,而且言语之间夹杂着这一年网络交往的熟悉感,让安迪感觉很怪异。“我就在这一区上班,金融。这两年确实很操心,不过还好,我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你似乎一直在判断我。”
  “不是似乎,而是确定。不过我开诚布公,如果判断错误,请你提出否定。”
  “为什么?我被你判断得浑身不自在。”
  “呵呵,我不说了。嗯,凉菜上来很快,海草、八爪鱼,还有酱鸭。”
  “酱鸭,我喜欢。我可以用手撕吗?从小没用过筷子,用调羹长大,不习惯筷子。”
  “随意,怎么方便怎么吃,我们不是生意场合。”
  “你心里一定又有新的判断了,咳,还是说吧,你不说我更浑身不自在。”
  “这次,真没有。”但奇点转开了话题。“今晚出差?看起来你新工作已经走上轨道。这速度很快,不容易。”
  “去香港会见几个同行。差不多的工作,没什么新奇的,接手很快。你们最近受外汇升值困扰很大吧。”
  “对,不敢接大单,长单。即使接大单,也必须加一条,交货期超过多少时间之后,合同价格根据汇率变化另定。而且单纯贸易越来越难做,我已经在考虑转型。所以这阵子比较忙。不过如果你新来海市需要帮忙,尽管跟我讲。”
  “谢谢,我现在都找同事帮我解决,还有四个好邻居,都是女孩子,我们已经混得很熟。其他好像也没什么需求,不便麻烦你。”
  “我不怕麻烦,你肯麻烦我是我的荣幸。看起来你很喜欢吃酱鸭,以后我带你去一家酱鸭做得最好的店,店家在农村设工场,菜单上的不少食物在自家工场加工,用料自然是非常讲究。”
  “你对吃这么讲究?”

  • 上一篇:其实世上哪有什么一夜爆红,只有一次次的继续
  • 下一篇:对方语气颇是生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