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资讯 2016-12-23 15:05 的文章

对方语气颇是生硬。

“孟敖不救了谢培东十分吃惊:“行长的意思,崔中石是共产党,连孟敖也是共产党?” 方步亭的目光又望向了谢培东手中的电报:“那些走私倒卖物资的烂事,美国人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得这么清楚?!详细账目都在我们北平分行。你我不说,除了崔中石,还有谁会透露出去?” 谢培东沉吟了一下,还是不愿相信:“行长,宋先生那边的棉纱公司、孔先生那边的扬子公司,都各有一套详细账目。” 方步亭第一时间做出的判断被谢培东这一提醒,也有些不那么确定了。可很快他还是坚定了自己的第一直觉。在美国哈佛攻读金融经济博士期间,他兼修了自己喜爱的人类学课程,十分相信一位人类学家关于直觉所下的定义,“直觉往往是人在突遇敏感事物时,灵感在瞬间的爆发”。多少次事后证实,自己就是凭借这种直觉未雨绸缪,化险为夷的。 他断然对谢培东说:“共产党的人藏在谁的身边我都不管,但绝不能有人在我的卧榻之侧。居然能够瞒我们这么久。不要再往好处想了,立刻打电话去南京、去上海,立刻找到崔中石。” 桌上有直通南京财政部的专用电话,也有直通上海央行的专用电话。 谢培东先拨通了南京。 南京财政部回答:崔中石上午来过,离开很早,似乎去了上海央行。 谢培东搁下南京专机的话筒,又拨通了上海。 上海央行回答:崔中石未来央行。 谢培东只好又搁下了上海专机的话筒,拿起了南京专机的话筒,望着方步亭。 方步亭:“崔中石说没说过还要去哪里活动?” 谢培东:“救孟敖是孟韦和崔副主任详细商量的,问孟韦应该知道。” 方步亭任谢培东手里还提着南京专线的话筒,自己立刻抄起另一部电话的话筒:“北平市警察局吗?” “找谁?”对方语气颇是生硬。 方步亭:“我找方孟韦。” 对方的语气立刻谨慎起来:“请问您是谁?”

  • 上一篇:这个……说出来你可能会生气
  • 下一篇:四种语言详细介绍了双组分音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