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资讯 2016-12-31 07:11 的文章

为何偏偏要那样倒着写

真不明白是谁创立的这些字,明明这样看着才舒服嘛,为何偏偏要那样倒着写,哎,若是我啊,我才不这样造字,我以后一定要造出一种好写又舒服的字来。”云浅月叹息。对于她来说正着看和倒着看没什么区别,反正都能看懂。
    “小姐,造字那是流传千古的学士传下来的。怎么能随便造呢!”彩莲哭笑不得。
    “那也不见得。这些字这么繁琐,就跟这衣服似的,以后的人都不会再用的。早晚要化繁为简。”云浅月道。
    “奴婢说不过小姐。小姐您坐正了,奴婢这样不好梳头。”彩莲这些日子已经见识了云浅月偶尔的特殊思维,识趣地不再言语了。手下动作利索。
    云浅月再次露出一种无人了解的苦闷。只能坐正身子任彩莲梳头。
    半个时辰后,彩莲放下梳子,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知道云浅月不喜欢金银,于是在一堆首饰里给她选了碧玉簪和玉步摇,以及两朵白玉打造的珠花。一切打点妥当才罢手,惊艳地看着镜子中的云浅月道:“小姐,那日给您打扮了一番奴婢就觉得您已经美极,没想到今日此番装扮更让您更上一层楼。小姐这要是出去的话,怕是天下男子都会为小姐惊心不已。”
    云浅月嗤了一声,天下男子与她何干?她又不需要靠美色赚钱。但还是抬起头,当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不由也被惊艳了。
    只见镜中女子云鬓高绾,碧玉簪和玉步摇两相映衬,白玉珠花点点华光。一身紫色七重锦绣绫罗纱衣,衣领微窄,露出雪白纤细的脖颈,娇颜白玉无瑕,犹如凝脂。罗衣刺绣着几株半枝莲,整个人从内到外都雅到极致。
    这是她?云浅月忽然用手遮住镜子,回头对惊艳不已的彩莲吩咐,“将这头拆了,再找一件衣服来,这件衣服也不要穿了。”
    这样子出去怎么能见人?人都能变成狼将她活吞了!狼就更别说了!
    “小姐,多好看啊,为什么要拆?”彩莲一惊。
    “难看死了!”云浅月自己动手去拆。
    “小姐不要!真的好好看啊。奴婢一番辛苦呢,而且还是世子送您的衣服,不信您叫来赵妈妈和听雨、听雪问问,真的很好看,还是不要拆了。”彩莲立即上前一步伸手捂住云浅月的手。
    “我说难看就难看,必须拆!你若是不听我话今日就不必跟我去了。”云浅月坚决地道。
    彩莲委屈地看着云浅月,见她态度坚决慢慢地松了手。但还是不甘心嘟囔说好看。
    云浅月也不理她,伸手去拔珠花。

  • 上一篇:那地方地处山谷中的平原
  • 下一篇:广西女子怀“心肝”宝贝 专家施手术成功保留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