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时尚 1970-01-01 08:00 的文章

“孟敖不救了

1948年7月5日,农历廿九,朔,无月。昨日,北平黑市粮价已飙升至36万法币一斤。北平参议会决议,强令取消一万五千名东北流亡学生配给粮。是日,学生围北平参议长许惠东宅绝望抗议。死十八人,伤一百零九人,捕三十七人,全城戒严。是为“七五事件”。 中央银行的加急电文连夜发到了北平分行经理方步亭宅邸二楼办公室。 紧盯着刚翻译完的电文,方步亭闭上眼想了片刻,复又睁开:“念吧。” “是。”翻译电文的是北平分行襄理、方步亭的妹夫谢培东。他放下笔,捧起电文纸站了起来。 谢培东尽力降低声调,以期减轻电文内容的触目惊心: “国民政府中央银行致北平分行方经理步亭台鉴:本日晚九时三十分,国府顷接美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秘密照会:据美国政府所获悉之情报称,本日发生于北平之事件,云系国民政府‘北平市民食调配委员会’伙同各级政府要员为其持有股份之公司走私倒卖民生物资所致。其列举之何日何时何地何部门与何公司倒卖何物资,皆附有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详细账目清单。声言,国民政府若不查明回复,美国会将重新审议并中止一切援华法案云云。美方何以如此迅速得此匪夷所思之情报?局势将因此发生何等重大之恶果?央行总部何以回复国府,国府何以回复美国照会?方经理步亭当有以教示!央行午微沪电。” 沉默,不急于表态是方步亭的习惯,可这次听完电文,他竟脱口吐出了让谢培东都为之惊骇的三个字:“共产党!” “行长。”谢培东怔忡间还是习惯称他行长,“这样子回复央行?” “忧端齐终南,澒洞不可掇。”方步亭怔怔地望向了阳台方向的黑夜,突然念出了杜甫的两句诗,紧接着说道,“美国人的情报是我们北平分行的人有意透露出去的……” 谢培东更惊了,不知如何接言。 “崔中石!”方步亭的目光倏地转过来望着谢培东,“叫崔中石立刻来!” 谢培东更不敢立刻接言了,少顷才提醒道:“崔副主任下午已经去南京了。” 方步亭神色陡然严峻了:“去南京干什么?” 谢培东进一步提醒:“明天孟敖就要在南京特种刑事法庭开审了。” 以前种种想不明白也不愿去想的疑虑似乎这一刻让方步亭警醒了,他加重了语气:“打电话,叫崔中石停止一切活动,立刻回来!” 谢培东:“孟敖不救了?” 方步亭吐出了一句其实连他自己都不愿说的话:“这个时候,让一个共产

  • 上一篇:关雎尔锻炼回来,见邱莹莹对她冷冷的,
  • 下一篇:芮小丹一愣,迟疑了片刻